十景缎 第十三章

    时间:2018-06-10 华瑄道:「慕容姐姐,那皇陵派究竟是怎么样的门派?」小慕容道:「这皇陵派是自本朝才有,是为了守护各个皇帝的陵墓而创的。」才 要说起,只见一人远远走来,正是任剑清。
      只见任剑清摇头道:「可惜了,只送了那贼子两脚,被他逃掉了。」文渊笑道:「被任兄伤到,那人就算不死,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?」 任剑清哈哈一笑,道:「他就吐了几口血,被几个同伴救去了,起码够他躺上个把月,倒不是致命伤。」说着坐了下来,和两女通了名字,道 :「听你们问起皇陵派,难道你们没听过?」
      文渊和华瑄初出江湖,确是不甚明了,都摇了摇头。文渊道:「任兄,还是请你说说这皇陵派罢。」
      任剑清点点头,道:「好,那我便说一说,这皇陵派只怕和你两也有些关係。」
      文渊奇道:「有什么关係?」任剑清没回答,道:「皇陵派立派约有几十年罢,虽是武林门派,但服从于朝廷,历任掌门人必须为当朝天 子指派一位守陵使,统领守陵驻军,看守陵墓。」
      华瑄奇道:「陵墓?为什么要看守陵墓?」任剑清笑道:「皇帝的陵墓,地下可藏了不知多少宝贝,若是没人守着,没多久便被偷得精光 ,那当然不成了。」
      小慕容眨眨眼,道:「是啊,我大哥就去过几次,都被挡了出来。」文渊笑道:「原来大小慕容不只劫镖,还会盗墓。」小慕容俏眉一扬 ,笑道:「可不是?」
      任剑清道:「守陵使的武功个个非同小可,想闯过去,那可难了。皇陵派中能挡住大慕容的,数来最多不过三四人,你大哥闯的这一陵, 多半是黄仲鬼守的明孝陵罢?」小慕容笑道:「是啊,只是打不过他。」
      明代陵墓,自明孝陵等三座之后,成祖起的皇帝,皆坐落京城西北的天寿山下,后世称为明十三陵。其时正当英宗正统年间,自未足十三 陵之数。
      明孝陵位在江苏紫金山,便是明太祖朱元璋的陵墓,也是历来最宏大的帝王陵寝之一,为明代各陵所不及。只听任剑清道:「黄仲鬼镇守 明孝陵,远离京师,俨然是皇陵派在南方的领头,手下高手如云,厉害得紧。这阵子他奉命来杀我任剑清,明孝陵照样有他手下守的紧紧的。 」
      他停了停,又道:「当今皇陵派掌门龙驭清,武功可又比黄仲鬼高上一段。他不用守陵墓,只要在京城负责一切事宜。说他是朝廷的官嘛 ,他又不领薪饷,也没个职位。说他不是官呢,他又跟朝中显贵来往密切,皇宫来去自若,权力之大,就是皇帝也不见得敢动他。」华瑄笑道 :「他可真是威风。」
      任剑清点点头,道:「刚才那吹笛子的,是皇陵派中的一名好手,叫做什么」风月笛仙「康楚风,在音律上的造诣是不差的,不过净吹些艳情靡曲,那是用来害人的手法,没什么可取之处。掌门没当官,他自己倒充了个锦衣缇骑当当。这家伙贪花好色,又充风雅,在客店里吹笛 害人,带了一批部属胡来,算是给皇陵派丢了脸。」
      文渊道:「那皇陵派既有如此权势,自然也会出这等恶徒了。」任剑清道:「他只是二流角色,武功还不至于成大害。文兄弟,你方才在 店里使的,可是指南剑?」文渊心中惊奇,道:「正是,原来任兄知道这路剑法。」
      任剑清道:「自小看起的剑法,多少也知道些了。华小姑娘,你爹是不是叫华玄清?」说到此时,面上神色甚是急切。
      华瑄一怔,道:「是啊,前辈认识先父?」任剑清沉默半晌,一拍大腿,道:「这件事就是我不说,迟早你们也该知道。皇陵派掌门龙驭 清是我大师兄……」
      文渊「啊」了一声,道:「那康楚风说的龙掌门,便是任兄先前说的大师兄?」
      任剑清道:「不错。我二师兄韩虚清隐居滇黔一带,不跟师兄弟来往已久,便不多说。文兄弟,这三师兄,就是你师父华玄清。」
      此言一出,文渊跟华瑄同声惊呼,万万想不到眼前此人竟是自己师叔。
      任剑清忽然叫道:「话虽如此,你们可别叫我师叔,有这辈份差别,说起话便不痛快了,只管称兄道弟便了。」
      文渊一怔,笑道:「任兄有命,自当遵从。」小慕容叫道:「且慢!这么说来,你也是皇陵派的人了?」任剑清哈哈大笑,道:「我不是 ,文兄弟跟华小姑娘也不是,华师兄同样不是,入了皇陵派的,只有我大师兄一人。」文渊道:「这我就不懂了。」
      任剑清解释道:「皇陵派广收各路人物,人人可以入派,能不能修习皇陵派的武功,要看掌门传不传授。我师父去世后,大师兄武功大成 ,改投入皇陵派,屡建功勋,曾任守陵使,前任掌门死前传位于他。」说着往树上砸了一拳,只震得柳叶片片飞落,骂道:「他投入别派,那 也罢了,但是他派人来捉我们三个师弟,可就该死之极了。」华瑄听到跟父亲有关,凝神倾听。
      任剑清道:「我们师兄弟四人,大师兄内功最深,韩师兄专精剑法,我擅长的是拳脚外功,那是各有专精。华师兄悟性最高,竟获传师门 各项绝学,本门扎根内功是」九转玄功「,他便多学到了大师兄的」寰宇神通「;比」云海剑法「更高一筹的指南剑,只有他跟韩师兄学到。 」九通雷掌「、」八方风索「、」云龙腿「等,都是本派的上乘绝艺,华师兄都学了个全。」
      文渊道:「这些武功,师父也分别教给了我们三人,可总没有谁学得了全部的。」任剑清笑道:「这些功夫都难练得很,能练上两三样,就算了不起了。华师兄却样样精通,武功在我们四个师兄弟中排上第一。」小慕容道:「唉,这个华前辈可就糟了。」华瑄不解,道:「为什 么?」
      小慕容道:「那还用说?师兄的武功被师弟压了下去,学到的功夫没师弟多,定然闹出事。」任剑清道:「就是如此。我师父生前在世, 大师兄还不敢如何。师父一死,他马上投入皇陵派去。韩师兄知道了,便隐居山林,华师兄也离开学艺地,对我说了:」任师弟,龙师兄心胸 狭隘,却极有才干,进了皇陵派,一旦得势,必会找上你我,夺取师门秘笈宝物。你今日起便远离此地,避开皇陵派的势力。龙师兄不找我们 则已,倘若找到我们,必会刀剑相向。「当时我还不信,不料两年不到,龙师兄便派人来对付我。」
      文渊道:「这就奇了,我从没听师父说起什么宝物、秘笈的事。」华瑄沉思片刻,道:「我也没看过啊。」任剑清笑道:「华师兄没什么 好东西在身上,韩师兄却带走了本武功秘诀,那是师父交给他保管的」指南剑谱「,大师兄没学到这剑法。至于我呢,现在也没带什么宝贝了 ,在文兄弟背上。」文渊一惊,叫道:「文武七絃琴?」任剑清笑道:「当然,难道还有别的?」
      小慕容笑道:「这琴里又有什么玄机了?难道那龙驭清喜欢弹琴,便要把师传古琴夺去么?」任剑清道:「他可不懂琴的,其实拿到了也 未必有用,只是他自己搞不懂,那我也没办法。至于这琴好在哪里,文兄弟知道,我便省下口舌不说了。」文渊暗想:「这是师祖传下之物, 那么我拿了也算合理,只是这责任可就重多了。」
      任剑清伸了个懒腰,道:「好了,我也说够了。文兄弟,你已找到师妹,我这下便要赶上京去,不多留了。」文渊道:「任兄何不多聚几 日?」任剑清道:「皇陵派将要在京师选新任长陵守陵使,这次非同小可,可是一场大风波,王公贵族齐至,皇陵派高手聚集,我可不能不去 踢场子。」说罢,扬声长笑,踏开大步走了。
      文渊见任剑清离去,不禁喟然吟道:「别君去兮何时还?且放白鹿青崖间。
      唉,我还想再为他奏几曲啊。「小慕容嘻嘻笑道:」把你那一肚子诗文收起来罢,见到你师妹,该为她奏一曲才是真的。「
      华瑄想到和文渊见面时,自己正是裸着身子,情状极是不堪,不由得脸上一红,道:「不用啦,我也不会听琴。文师兄,慕容姐姐,你们 是怎么认识的啊?」
      小慕容笑道:「这个啊,是你文师兄多管闲事的结果。」便把客店比剑和铁云镖局的事说了一遍。将要说到破庙中事,小慕容说不出口, 只道:「那时我点了他的穴道,然后就跑掉啦,算是报他害我被那些家伙捉去的仇。」华瑄道:「文师兄,你那时怎么不冲穴啊?」文渊心道 :「那时候被她整得差点累死,哪能冲穴啊?」但这事无论如何说不得,只得道:「一时冲不开,又已经累了,所以……就没办法啦。」
      华瑄将信将疑,道:「文师兄……你好像没说完全喔。」文渊暗自叫苦,强笑道:「应该不会吧?」他不善作伪,这一下全不自然。小慕 容抿嘴一笑,道:「华家妹子,你师兄有些事说不出口,还是我来说吧。」
      文渊吃了一惊,叫道:「不行!」华瑄噘起小嘴,说道:「哪里不行?慕容姐姐,你说吧。」小慕容道:「这事情啊,实在有点丢脸…… 」文渊急得连连跺脚,心道:「慕容姑娘怎能说这种事?」
      只听小慕容笑盈盈地道:「他被我点了穴,本来是能冲开的,但是我一等他要冲开前,又给他点了穴,如此这般几次,他累得不能运气啦 ,又没办法,只好在那里睡上一晚了。他一睡,我就走啦,可不帮他看着的。」文渊一听,鬆了一口气。华瑄登时释怀,笑道:「原来如此,文师兄你早说啊,慕容姐姐本来就很厉害的,我不会笑你嘛。你这样不说,我还以为你做了什么坏事呢。」
      文渊笑道:「是啊,我早该说。慕容姑娘当然是很厉害……」忽然念及那时被小慕容又含又柔地摆布一晚,不禁有点心神飘蕩,一看小慕 容,一张娇美的脸蛋上隐然有羞赧之态,只觉自己心跳之声砰砰而响。
      华瑄、小慕容又说起赵平波之事。文渊听到赵平波如此行恶,心中大愤,道:「师妹,下次见到那恶徒,可要告诉我,这种人荼害妇女, 不能轻饶。」小慕容道:「是啊,不过你这软心肠多半不会杀他,我可不能消气,起码要把他脑袋分家。」
      文渊道:「那还只是起码?难道还有更厉害的?」小慕容笑道:「当然有啦,那就是给他做太监,让他活受罪,那可更妙了,比起来,一 死百了简直太便宜了。」
      华瑄伸伸舌头,道:「慕容姐姐,你好狠啊。」小慕容笑笑,道:「不狠也算魔头吗?」突然想到:「哎呀,我刚才不该帮那家伙圆谎, 这可不够狠了。」
      一看文渊,忽觉一阵心动,暗想:「算啦,不管这么多了。」
      回到市镇上时,已有大队官兵到先前那客店来回查看。三人不愿惹事,避道而行。当晚三人另寻了间客栈住宿,文渊向掌柜道:「掌柜, 可有两间房……」
      小慕容突然道:「不,一间上房就行啦!」
      文渊一愣,看着小慕容。小慕容笑道:「喂,我跟华家妹子都受了伤,你放心我们另外住?再说,你们师兄妹该不会没话说了吧?」华瑄 满脸通红,低声道:「我……我没什么要说的啊。」小慕容眨了下眼,道:「我不在的话,不知道有多少话要说呢?」华瑄羞得说不出话来, 低头看着地板,心道:「慕容姐姐干什么啊?我……文师兄在这里,怎么能讲这些话嘛?」
      文渊手足无措,只得道:「不成不成。」小慕容笑道:「管你那么多?掌柜的,你听好了!你要敢给我们两间房,就是这样!」话一说完 ,短剑一翻,直抵那掌柜喉间。掌柜本来只看着奇怪,忽然利刃加身,吓得魂飞天外,忙道:「是,是!一间房,不给两间!」
      小慕容收起短剑,笑道:「怎样?掌柜只给一间房,可不只是我说了。」文渊哭笑不得,道:「我还有什么法子?我可不想也给你小慕容 拿剑抵喉咙。」
      三人进了二楼客房,却是间二人通铺。小慕容一看,便道:「话先说清楚,你可不能趁火打劫,对我跟华家妹子动手动脚,不然我可要叫 大哥来对付你了。」
      文渊道:「不敢。」
      小慕容拉着华瑄到了床边,笑道:「好,今麻烦你睡桌睡地,就是别睡床,我们两个姑娘先佔了。」华瑄脸上微红,低声道:「慕容姐姐 ,你可不能再……再……这里可有文师兄在。」文渊道:「再什么啊?」小慕容笑道:「想知道?想知道的话,就交给你做了。」华瑄大急, 叫道:「文师兄,不准问!你……你问了我就不理你啦。」文渊心道:「夫子果然训示不错,」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「,小人且不提,就连 师妹也要对我弄手段啦。」
      不觉微微一笑,道:「好啦,不问就是,我睡我的觉去,大家做好梦吧。」
      说着往地上一躺,枕着包袱睡了。
      睡至夜半,文渊颇觉睡不安稳,醒了过来,心道:「地板好硬,真不如睡桌板或许好些。」烛火早熄,两女也已安睡,他站起身来,要清 掉桌上东西,忽然听见几下异声,似有什么东西打湿的声响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你撸吧_千百撸-众里寻她千百撸_草榴激活码_我要撸管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