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邻居少妇的共浴

    时间:2018-07-13 这二个月来简直不像话,工厂每天都加班到这么晚,回到家时都已经快十一点,老婆和孩子早就睡了。我赶紧拿了衣服去到浴室,这栋公寓租金十分便宜,但也有不方便的地方,浴室在屋外必须合用,还好各户的室内都有厕所。我得赶紧去洗澡,热水的供应只到十点半,希望这时候去还有点余温,明天一大早还得去工厂上班。浴室外的置物柜就和一般游泳池那种的一样,打开把自己的东西放进去后拿出里面的钥匙,然后再把它锁上,钥匙自己带着。
    我脱下髒衣服连同换洗衣物一起放进置物柜内,站在落地镜前看了自己一下:一脸的疲惫,一阵子没运动,肌肉似乎有点鬆弛了,小腹是不是有点突出了?
    往下看到那丛黑色的阴毛,软软的老二垂头丧气的,好一阵子没用了,最近回到家老婆小孩都已经睡着了,总不能再把她们吵醒。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它,慢慢地挺了起来。轻轻的摸着、撸着,哎呀!现在不是打手枪的时候吧?更何况要赶在有热水前洗澡呢。打开浴室,里面雾气蒸腾的,幸好还有热水。里面迷迷濛濛的看不清楚,不过这时候浴室里已经不会有人了,这栋公寓的住户都睡得很早。我走到水池边坐下来,突然一个尖叫声:「啊!谁?是谁?」
    我吓了一大跳,这时候怎会有女生还在洗澡。我们这个浴室的规定是六点到九点以前只準女性使用,男性只能九点以后,算是对女性住户的优遇。这时都快十一点了,照理说应该不会有女生在里面了。我吓了一跳,后来才听到:「原⋯⋯原来是叶大哥。」
    原来是住在楼上的雅菁,她裸着全身、表情惊慌,双手交叉遮着胸前、双腿夹得紧紧的。显然以为不会有人用浴室了,才会在过了女性时间后还进到浴室来。「啊!雅菁⋯⋯是妳?对不起!我不知道妳在里面,我马上出去!」
    我急忙转身要走,突然雅菁低声道:「等⋯⋯等等⋯⋯你⋯⋯你不是还没洗吗?」
    「没关係!我等妳洗好再进来。」
    「不好意思,我不应该在这时候用浴室的。」
    雅菁道着歉。她今年三十出头,已婚,有个六岁的儿子小彬彬。其实小彬彬常常和我儿子一起玩耍,雅菁的老公大部份时间都在大陆工作,偶尔邻居间也会互相到对方家里吃饭,算是感情不错。雅菁和我老婆私交也很好,常常一起聊聊天或一起去买菜、吃早餐什么的。我和她之间也会打招呼和开玩笑,算是熟人了。就让她先洗吧!我正要走出浴室,雅菁突然说:「叶大哥,不好意思,可能已经没有热水了。不介意的话,你⋯⋯要不要一起洗?」
    「啊!没有热水了吗?可是我看水好像还很温。」
    「不是啦!我刚才以为大家都洗好了,所以把热水都放到池子里了⋯⋯对不起。」
    我们浴室角落有个白瓷砖的小浴池,雅菁坐在浴池旁,我看那浴池里热气直往上冒,原来是热水都被雅菁放进去了。雅菁不好意思地说:「我以为没人要洗了,所以把热水都用光了,想说⋯⋯偷偷进去泡一下。」
    她吐了吐舌头,偷偷对我笑了一下,在这公共浴室里面想泡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我笑了笑:「没关係啦!妳慢慢泡,好好享受一下!」
    「哎呀!不行啦!这本来是你的时间,这么冷的天气,我怎能让你洗冷水?一起洗没⋯⋯没关係啦!」
    「这⋯⋯可是⋯⋯」
    「没关係啦!大家都睡了,如果害你洗冷水澡,我会觉得对不起你。」
    「那⋯⋯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!」
    我走向浴池,那浴池并不大,雅菁把她的盥洗用具移开一个位置,往旁边搬了一张板凳给我坐。我向她微笑:「谢谢!」
    却看她突然满脸通红,把眼光转向墙角。我才意识到自己是裸着身子走向她,低头一看,一根老二还翘的高高的,原来刚才在浴室外面自摸时老二勃起来后还没消肿。我急忙用手按住,赶快坐下后把那根东西藏在两条腿中间:「拍谢⋯⋯对不起⋯⋯我⋯⋯没有别的意思⋯⋯」
    「没⋯⋯没关係⋯⋯」
    雅菁很小声的说。我总不能告诉她刚才我在浴室外面性幻想吧!我们平行坐着,大概保持着半公尺的距离,俩人都面向浴池,尽量不让目光看向对方。俩人都没开口说话,只听到沖水和海绵刷着身体的声音。我的老二不知怎么搞的一直消不下去,为了让自己分心和打开僵局,只好找些话题来聊:「雅菁,今天怎么这么晚啊?」
    「吼!还不是为了那个小彬彬?」
    「小彬彬怎么了吗?」
    说实话,雅菁的小鬼大概是全公寓最皮的小孩,我有点讨厌他。「小彬彬感冒了,发烧。我带他去看医生时等了好久,回来后餵他吃药,他又给我吐,忙到刚刚才弄完。」
    「喔喔!现在稳定了吗?」
    「退烧了,也睡着了,真是累死我。」
    雅菁她已经抹好沐浴乳,一阵香香的薰衣草味和她的体味一起飘过来,我那本来稍微消下去一点的老二又涨了起来。「真是辛苦妳了!妳老公呢?不是昨天就回来了吗?」
    「他可逍遥的勒⋯⋯」
    雅菁没好气地说着:「昨天打电话回来说公司要叫他多待一个礼拜,说是一批货赶不出来,真是气死我了。我在台湾忙的跟狗一样,他在广州吃香喝辣的。」
    「没有啦!他在那边工作也很辛苦的⋯⋯」
    「哼!骗鬼!我就不相信他在那里不会去找女人⋯⋯」
    雅菁突然站起来转过身去拿东西,我眼睛余光看到她全裸的背影。平常看雅菁有点瘦,这时才发现她身材还不错,该有肉的地方也很有肉。一双腿十分修长,小腿肚的线条非常漂亮。她拿了洗面乳转过身来坐下,我趁她转过来以前想将目光移回浴池,却还是来不及。我俩目光相接,雅菁看到我正看着她的身体,她脸上一红,头低低的,微笑着坐了下来。我怕再坐下去会做出更失礼的事来,随便抹了肥皂,沖了水就要站起来。却听到雅菁低声的问着:「叶大哥⋯⋯你⋯⋯你现在是⋯⋯勃起⋯⋯勃起吗?」
    「啊!对不起!真的很失礼!」
    我急忙用手按住。「没有啦!我只是好奇,刚才不小心看到你的⋯⋯那个。变得很大根,想说如果不是⋯⋯勃起,怎么会那么大根?平常穿裤子也会看出来啊!」
    「对!有一点⋯⋯」
    我又沖了一次水,站起身来就要出去。却听雅菁说:「勃起一点就这样大支吗⋯⋯咦?叶大哥你洗好了啊?」
    「对!对啊!」
    「骗人!哪有那个快的?你可别因为我在这里就不好意思慢慢洗喔!我会内疚的。」
    「真的洗好了啦!」
    「乱讲!你的那里就没洗乾净!」
    雅菁用手指了指我的老二,我正好要站起来,她的食指刚好碰到龟头,老二上下晃动了一下。她没预期会真的碰到我的老二,一下子满脸通红,我一时大窘,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。「你⋯⋯你没洗乾净⋯⋯」
    雅菁嗫嚅地说,声音小的像蚊子。「有啦!」
    「你没翻开来洗。」
    「不用天天翻开来洗吧?」
    「不行!会有髒东西,和你老婆那个⋯⋯那个的话,她那里也会弄髒⋯⋯」
    她靠上来,脸贴近我的老二:「我⋯⋯我帮你洗乾净⋯⋯」
    雅菁一手轻轻握住:「我⋯⋯我可是怕你把你老婆弄髒,可没别的意思喔!」
    「唔⋯⋯」
    我点点头,想拒绝,但老二被她握着十分舒服,那句「不用了!」
    便也没说出口。雅菁先掬起热水淋在我的鸡巴上,然后倒了沐浴乳在手心里,双手互相揉搓直到生出很多泡沫,然后在肉棒上来回搓揉。「这里面很髒⋯⋯」
    她轻柔地翻开了包皮褪道后面,让整个龟头露了出来:「你看这里,还有一点白白的⋯⋯很髒诶!」
    我无话可说,本想低头看看,一阵快感触电般地袭遍全身。雅菁轻轻地用指尖把龟头和包皮隙缝间的髒汙挑去,用热水淋过,然后又用沐浴乳仔细的洗着我的肉棒,我忍不住开玩笑说:「雅菁,妳怎么这么会洗鸡鸡?洗的这么专业,是不是常常帮妳老公服务啊?」
    「屁啦!谁要帮他洗啊?」
    淑婷往往对她老公大呼小叫,在外人面前也常亏她老公,不太给他留面子。「我是天天帮小彬彬洗澡。书上说这里要洗乾净,小男生容易感染皮肤病。」
    她边洗边说:「你的肉棒又变大了、好硬喔⋯⋯叶大哥,你在想坏坏齁?」
    说着手指在我肉棒上弹了一下。「哎呀!好痛!」
    我轻叫起来:「妳这样一直摸,我怎么可能没反应?真是冤枉人!」
    「哼哼!我是在帮你洗乾净啊!自己胡思乱想。」
    雅菁的洗完了肉棒和龟头,手往后摸向阴囊:「蛋蛋也得洗乾净!」
    她柔细的手指在我阴囊上来回搓洗着,手指在阴毛间刷过:「叶大哥,你的鸡鸡好大!蛋蛋也好大!」
    「真的吗?」
    「嗯嗯!蛋蛋这么大,一定可以装很多精液⋯⋯」
    雅菁点着头,转着头观察我的性器官:「鸡鸡好大好粗,虽然说是已经勃起,但我没看过这么大的,我老公的比你小多了⋯⋯」
    她洗完阴囊,手掌握着肉棒来回撸着检查,自言自语:「都洗乾净了吧?」
    鸡巴上的快感越来越强,雅菁手掌还一直握着肉棒撸来撸去,我知道自己快要忍不住:「雅菁!等⋯⋯等等⋯⋯」
    虽然想把她的手拨开,但鸡巴上的快感却阻止我这么做,突然火山爆发,一阵炽热的热流感觉通过整根肉棒。「叶大哥怎么了⋯⋯哎呀!」
    雅菁来不及闪,一道滚烫的精液喷在她的脸上。她吓得急忙鬆开握着肉棒的手掌,这下子失控的鸡巴一边上下乱甩一边射精,喷的雅菁脸上到处都是,连脖子、肩膀、上半身都有。「对不起⋯⋯我⋯⋯忍不住!」
    我看到雅菁双眼被精液糊的睁不开,嘴角和鼻孔都被乳白的精液掩盖,小小的鼻孔吐气时还弄出一个小气泡。雅菁睁不开眼睛:「你怎么⋯⋯」
    才一开口,嘴角边的精液立刻流入她的口中,她急忙又闭紧闭着嘴,舌头在唇间轻轻吐出一点点,推着想把口中的精液吐出来。我急忙掬起热水帮她洗脸,一阵手忙脚乱后让她稍微可以睁开眼睛了,雅菁急骂:「干嘛啦!要射精也不先讲一声,喷的人家到处都是⋯⋯」
    「对不起!对不起!」
    我看到精液顺着她脖子流到雪白的胸膛上,也急忙拿起沐浴乳帮她擦洗。雅菁掬起水沖洗自己的脸蛋:「我的头髮上有没有?」
    「没有!没有!」
    「还好没喷到头髮!洗头髮很麻烦诶⋯⋯」
    她低头看到我正在手忙脚乱地洗她的胸部:「连这里都有?罚你帮我洗乾净!」
    「应该的!应该的!」
    我用心的洗去她身上的精液,还检查着她的脖颈和肩膀,雅菁还在碎碎唸:「叶大哥你是怎么了?这么没挡头?随便洗一下鸡鸡就射精了?」
    「对不起!最近积了太多都没用,妳一碰就出来,对不起!弄髒妳了,真的很对不起!」
    「唔⋯⋯」
    雅菁想了一下:「难怪味道好腥⋯⋯没关係啦!反正⋯⋯反正⋯⋯」
    「什么味道好腥?」
    「你的精液啊!刚才⋯⋯吃到了一点点⋯⋯嘻嘻⋯⋯」
    雅菁红着脸、顽皮地笑着,化解了二人的尴尬。我帮她洗乾净了胸口上、肩膀和脖子的精液,这时才发现她的胸部很漂亮。虽然不大,但白白圆圆的十分可爱。小小的乳头和乳晕都是粉红色的,我的手故意『不小心』捏了一下她的乳头,她似乎有了反应:「还⋯⋯还没洗好吗?我自己洗啦!」
    说着就要拨开我的手,我才不让她逃走,手掌继续轻握揉捏她的乳房:「等等!这里没洗乾净!」
    「哪有啦?」
    「这里啊!这里⋯⋯」
    我轻摸她的乳房,食指在乳头旁转来转去爱抚着。雅菁低着头,一手抓着我的手臂想要把我的手抓开:「明明已经洗乾净了⋯⋯」
    她并没出力,可能是被我爱抚的十分舒服,后来就把手放开了。低着头,刚好看到我龟头马眼处还有一点点刚才射出的精液:「才刚刚帮你洗乾净的,你又射的髒兮兮的⋯⋯」
    说着又用手轻轻抹去我马眼旁的残存精液,然后捧起水帮我清洗:「你刚刚射好多喔⋯⋯」
    「当然啰!不是告诉妳了,已经积了一个多月了嘛!」
    「咦咦?又变大了⋯⋯」
    肉棒在她手中又迅速变硬,她吓得把手放开,我用水沖洗她的乳房,轻托起检查着:「好像洗乾净了?」
    「嗯。」
    「我知道妳这里也没洗乾净⋯⋯」
    说着便去扳开她的双腿。雅菁吓了一跳:「哪有?」
    急忙要夹紧双腿,被我用力扳开:「我知道妳刚刚也很紧张,根本没有仔细洗,对不对?」
    雅菁红着脸,后来才点点头:「叶大哥你在我旁边,我不敢像平常那样张开双腿洗⋯⋯洗妹妹⋯⋯」
    「来吧!我帮妳洗乾净。」
    「不用啦!我自己⋯⋯」
    雅菁要转身过去,又被我架住:「妳刚刚都帮我洗鸡鸡了,我也得帮妳洗妹妹,不然我会觉得不好意思。」
    「喔⋯⋯」
    半推半就之下,雅菁不再抗拒,让我打开她的双腿,让她的阴户毫无保留的对着我。我趁机可以好好欣赏她的私处:她的阴毛不多,稀稀疏疏地散落在阴户周围;大阴唇部份颜色比较深,两片薄薄的粉红色小阴唇守护着阴道口,小阴唇上面有一粒微微的突起、鲜嫩红润,好像一粒小小蜜桃,那是十分美丽的阴核,还在一点点的滴着蜜汁。我平时对这位戴着眼镜、短头髮、不施脂粉的少妇从来没有过任何性幻想,这时却忍不住称讚:「雅菁,妳的小穴穴好漂亮喔!」
    雅菁大窘,红着脸挟起双腿,一只白嫩的手掌往下要遮住自己的阴户,我急忙抓住她的手:「等等!还没洗啊!」
    「你⋯⋯叶大哥,你不要讲这些啦!」
    「好好好!不讲不讲!」
    我抓着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吻一下:「我都不讲话,帮妳洗乾净鸡掰就好了⋯⋯」
    雅菁脸色更是涨得通红:「什么鸡⋯⋯鸡掰啦⋯⋯好难听!」
    「那应该叫什么?」
    「就说⋯⋯就说⋯⋯妹妹⋯⋯就好了⋯⋯」
    「好吧!妹妹就妹妹!」
    我开始学她那样,把沐浴乳在手上搓揉出泡沫,然后帮她清洗她的阴户。我的手指轻轻的在她阴唇上来回滑动、揉捏按摩,食指还不时去按一下她的阴核。我不敢擡头看,只是仔细的清洗她的阴户然后偶尔偷偷挑逗一下,她的阴户渐渐红润了起来,阴核也微微突起更高;用眼角余光偷看一下,那粉红色的乳头已经翘了起来。我听到轻轻的喘气声,撑着板凳的那只手将板凳抓得紧紧的。偷偷擡头一看,只看到雅菁紧闭着双眼、眉头微微皱着、小小的嘴巴微微张开的喘着气,另一只手虚掩自己的嘴巴使自己不要发出声音。我趁机用手指在她的阴核上快速的揉搓按压,雅菁突然发出呻吟:「啊⋯⋯吴⋯⋯叶大哥⋯⋯别⋯⋯别这样⋯⋯」
    「雅菁,怎么了?不舒服吗?」
    「快停!那个⋯⋯小豆豆不⋯⋯不能⋯⋯不能碰⋯⋯这⋯⋯这样太⋯⋯太刺激⋯⋯」
    雅菁虽叫我不能碰,却也没有要我停止的意思,只是将双腿稍微合拢。我另一手把她的双腿扳的更开,她也没有反抗,顺着我的手势将腿张的更开了:「腿⋯⋯腿张这么开⋯⋯好⋯⋯好害羞⋯⋯」
    「没关係啦!重点是要把妹妹洗乾净啊!」
    我除了按摩阴核之外,另一手的食指试探地戳了一点点进去她的小穴穴里。雅菁立刻抓住我那只手:「等等⋯⋯啊!不行⋯⋯别⋯⋯别进去了⋯⋯」
    「阴道口也要洗乾净啊!」
    「可是这样⋯⋯我⋯⋯我会⋯⋯我会⋯⋯」
    「会怎样?」
    「会⋯⋯很想⋯⋯很想⋯⋯」
    很想什么呢?」
    我的手可没停下来的意思,越来越激烈的逗弄她的阴户和阴唇,食指轻轻抠弄她的小穴穴。雅菁轻吟着说:「会很想⋯⋯很想⋯⋯那个⋯⋯那个⋯⋯」
    「很想哪个啊?」
    「很想⋯⋯做⋯⋯做爱⋯⋯」
    「喔!原来这样会想被干喔!」
    「叶大哥⋯⋯你讨厌啦!」
    我一手逗弄她的阴户,另一手搂住了她,她乖乖的让我抱着。我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:「雅菁,妳今天真的好美。」
    她的脸蛋好嫩好有弹性,刚洗完还香香的。「真⋯⋯真的吗⋯⋯唔⋯⋯啊!好⋯⋯好舒服!叶大哥⋯⋯你这样摸⋯⋯好舒服喔⋯⋯」
    「雅菁,我可以亲妳的嘴吗?」
    我边说着边将嘴凑向她的嘴唇,雅菁双唇柔顺的迎合我,她的双唇温软而柔嫩,我们热吻了起来,我把舌头伸入她的嘴里,她也配合地吸吮我的舌尖,然后我退出,雅菁的舌头伸入我的口中,我品嚐她嘴里的味道、舌尖的柔软。当然我手上的动作丝毫未停,我的手开始往上移动要去抚摸她的乳房,雅菁却抓住我的手,将我的手掌往下放回她的阴户上:「叶大哥⋯⋯摸这里⋯⋯这里⋯⋯」
    「喔!还要摸鸡掰吗!」
    「嗯⋯⋯」
    雅菁红着脸点头答应:「对!还要摸⋯⋯摸鸡掰⋯⋯」
    我这次爱抚的更激烈,食指插进她的阴道里急速地抠弄,雅菁在我怀中急速地喘着气:「喔⋯⋯啊⋯⋯哼⋯⋯好⋯⋯好舒服喔⋯⋯叶大哥⋯⋯我想⋯⋯我想做爱⋯⋯」
    「什么?什么是做爱?」
    「讨厌啦⋯⋯啊⋯⋯你⋯⋯你一定⋯⋯要我讲⋯⋯讲出来?」
    「我不懂什么是做爱啊!」
    「就是⋯⋯干⋯⋯干我啊!」
    「啊!要怎么干?」
    「用你⋯⋯你这根⋯⋯」
    雅菁轻握着我的鸡巴:「⋯⋯这根肉棒⋯⋯插⋯⋯插进来⋯⋯我的⋯⋯我的妹妹⋯⋯」
    「不行!妳要说用我的懒教干妳的鸡掰,我才要干妳!」
    「叶大哥⋯⋯你好可恶⋯⋯啊⋯⋯」
    雅菁终于忍不住:「叶大哥⋯⋯快用⋯⋯你的懒⋯⋯懒教⋯⋯干⋯⋯干我的⋯⋯鸡⋯⋯鸡掰啦⋯⋯」
    「什么?我没听清楚,再说一次!」
    「拜託啦⋯⋯用⋯⋯用你的⋯⋯懒教⋯⋯用这根⋯⋯大懒教⋯⋯干⋯⋯干我的⋯⋯鸡掰⋯⋯拜託⋯⋯干我的⋯⋯鸡掰⋯⋯拜託⋯⋯干我啦⋯⋯拜託⋯⋯拜託啦⋯⋯」
    我笑着轻轻把她放到地板上,双手端起她的小腿。雅菁一手握住我的肉棒,把龟头抵放在自己的阴道口,然后手伸到我屁股后面轻轻压着:「进来⋯⋯进来啊!」
    『噗』地一声,我把整根鸡巴插进去她的小穴里,雅菁唉的一声惨叫:「啊⋯⋯叶大哥⋯⋯你⋯⋯插太快⋯⋯太快了啦⋯⋯唔⋯⋯唔⋯⋯」
    她似乎轻轻哭泣着,我安慰着她:「雅菁,对不起!妳的妹妹太舒服了,我忍不住就一整根插了进去,对不起⋯⋯对不起喔!」
    我开始慢慢的抽送,雅菁的阴道很紧,内壁很有弹性,可能是刚刚前戏做的太够的关係,阴道内水汪汪油润润地,插起来非常的舒服,随着我的抽送,一直发着『噗嗤』、『噗嗤』的声音。雅菁轻轻喘着气:「啊⋯⋯好⋯⋯好舒服⋯⋯叶大哥⋯⋯你的懒教⋯⋯好大根⋯⋯好舒服⋯⋯这样的大⋯⋯大肉棒⋯⋯好舒服⋯⋯这样插⋯⋯好舒服⋯⋯好舒服喔!」
    雅菁的阴道虽紧,但好像比较长,我的鸡巴要插比较进去才会顶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,雅菁这时就会急速喘气:「啊!怎⋯⋯怎么会⋯⋯好⋯⋯好舒服⋯⋯我⋯⋯我好怕⋯⋯从来没⋯⋯没这么⋯⋯舒服过⋯⋯叶大哥⋯⋯我⋯⋯我会这样就⋯⋯死掉吗⋯⋯」
    「雅菁,妳的花心从来没被顶到过吗?」
    我继续干着她,龟头顶到花心时稍微停一下:「就是这样,我的鸡鸡顶到了喔!有感觉吗?」
    「啊⋯⋯啊⋯⋯叶⋯⋯叶大哥⋯⋯等⋯⋯等等⋯⋯」
    雅菁双腿颤抖着,双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臂:「这⋯⋯这就是⋯⋯花心被⋯⋯被顶到的⋯⋯感觉吗?」
    「对啊!」
    我把整根鸡巴插入,龟头整个浸入那团花心中:「这就是整个花心都被鸡巴干到了,怎么样?舒服吗?」
    「叶大哥⋯⋯呜⋯⋯呜⋯⋯」
    雅菁紧紧抓着我的手臂,指甲甚至插入我的肌肉里,她又哭了起来,不过这次是高兴的哭泣:「好舒服喔⋯⋯叶大哥⋯⋯我会死⋯⋯呜⋯⋯我会死啦⋯⋯呜⋯⋯」
    「可怜的小雅菁,原来从没享受过真正的性爱。」
    我安慰着雅菁,低下身子抱住她,她双臂搂住了我,我的下半身轻缓的抽送,每一下都插到她的花心之中停住,龟头还在她的穴穴里面顶一下。雅菁辛苦的皱眉、娇喘、呻吟,眼角不停的落下泪水:「唔⋯⋯好舒服喔⋯⋯呜呜⋯⋯叶大哥⋯⋯好棒⋯⋯好棒喔⋯⋯原来⋯⋯被干⋯⋯可以这么⋯⋯这么舒服⋯⋯叶大哥⋯⋯干我⋯⋯干我⋯⋯用大懒教⋯⋯干我⋯⋯再干⋯⋯还要⋯⋯还要干⋯⋯还要干⋯⋯」
    我加快抽送的速度与力道,雅菁开始有点招架不住,嘴里不住的大口吐着气。我轻吻了她一下:「我可爱的小雅菁,我要开始用力插了喔!」
    我温柔的拭去她眼角的泪珠:「等一下妳会更舒服喔!不要怕喔⋯⋯尽量放轻鬆,好好享受我的肉棒、享受被肉棒干的感觉⋯⋯然后,等一下就会很舒服,灵魂好像快要离开身体的感觉,好像快要昏过去那样,要让自己尽量放鬆⋯⋯然后就会高潮,知道吗?」
    「高潮⋯⋯我⋯⋯我以前有过⋯⋯高⋯⋯高潮啊!」
    「这是不一样的高潮,小雅菁!忍一下喔⋯⋯忍一下喔!」
    「嗯⋯⋯啊⋯⋯哼⋯⋯哼⋯⋯好⋯⋯好舒服⋯⋯叶大哥⋯⋯叶大哥⋯⋯」
   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,每一下都用力干进去她的花心里。雅菁紧紧地抱着我:「呼⋯⋯好⋯⋯好棒⋯⋯被干好棒⋯⋯好舒服⋯⋯叶大哥⋯⋯你的⋯⋯大肉棒⋯⋯大懒教⋯⋯好棒⋯⋯好大根⋯⋯好大根⋯⋯原来⋯⋯被干⋯⋯可以这么⋯⋯这么舒服⋯⋯」
    我和雅菁再度热吻,舌头再度伸入她的口中,下半身的肉棒也在她的身体里用力干着她的小穴穴。雅菁呼吸越来越急促、越来越喘息,终于她紧紧地抱着我:「呜呜⋯⋯叶大哥干我⋯⋯叶大哥干我⋯⋯干我啦⋯⋯好舒服喔⋯⋯我⋯⋯呜呜⋯⋯我晕了⋯⋯我晕了⋯⋯呜⋯⋯要上天堂了⋯⋯叶大哥干我⋯⋯呜呜⋯⋯干我啦⋯⋯鸡掰快裂开了⋯⋯鸡掰要裂开了啦⋯⋯呜⋯⋯呜⋯⋯叶大哥⋯⋯我的鸡掰啦⋯⋯我好爱⋯⋯被干⋯⋯好爱被干啦⋯⋯呜呜⋯⋯」
    突然一阵温暖的液体在从她的花心喷出来,热热的洒在我的龟头上。雅菁双腿紧紧夹住我的下身,我可以感觉到她全身不住的颤抖着,她的花心像吸盘一样用力的吸吮着我的龟头,这位太太的花心已经达到最兴奋的境界,随时準备吸吮精液,要把阴道内那根阴茎的精液全部吸入子宫内了。雅菁哭叫着:「我要死了⋯⋯被干死了啦⋯⋯呜⋯⋯呜⋯⋯叶大哥⋯⋯呜⋯⋯呜⋯⋯啊⋯⋯啊⋯⋯」
    她双腿夹得如此之紧,害我几乎无法抽送,我双臂用力扳开她的双腿举在空中,然后鸡巴用尽全力猛烈干了几十下。雅菁费力的喘着气:「啊⋯⋯叶大哥⋯⋯肉棒⋯⋯太大根了啦⋯⋯太⋯⋯呜⋯⋯呜⋯⋯太大根了啦⋯⋯鸡掰⋯⋯裂开了啦⋯⋯我要死了⋯⋯呜⋯⋯好爱被干⋯⋯叶大哥⋯⋯我好爱你⋯⋯呜呜⋯⋯好爱你⋯⋯好爱⋯⋯好爱⋯⋯好爱被干⋯⋯好爱大懒教⋯⋯呜呜⋯⋯好爱被⋯⋯大懒教干⋯⋯好爱⋯⋯好爱⋯⋯呜⋯⋯呜⋯⋯」
    我终于忍耐不住,鸡巴狠狠地干进去雅菁的花心中,一道道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里面。雅菁已经魂飞天外、声嘶力竭:「呜呜⋯⋯好⋯⋯好烫喔⋯⋯好烫喔⋯⋯叶大哥⋯⋯我⋯⋯我的鸡掰⋯⋯好⋯⋯好舒服喔⋯⋯呜⋯⋯好舒服啦⋯⋯呜⋯⋯鸡掰被干⋯⋯被干⋯⋯太舒服了⋯⋯喜欢被干⋯⋯我爱被干啦⋯⋯呜⋯⋯呜⋯⋯」
    我射完精,趴在她身上休息,雅菁也抱着我喘着气。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把鸡巴从她的阴道抽出来:「雅菁,妳的小穴穴真的好棒,干起来真的好舒服!」
    「肚子里好温暖喔!」
    雅菁轻轻抚摸自己的小腹,感受留在子宫内精液的滚烫温度:「叶大哥,你射了好多喔!肚子里面好暖和喔,这样好舒服喔!晚上睡觉时一定不会冷⋯⋯你的肉棒真的好厉害,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被干可以这么的舒服。」
    我们又互相把对方的性器洗了乾净,我在她的小穴穴上亲了一下,雅菁也轻轻的吻了一下我的鸡巴。我们抱了抱对方,然后各自穿了衣服。雅菁拿起用脸盆装着的盥洗用具要离开前还不忘问我说:「叶大哥,你明天也是这么晚才回家吗?」
    「对啊!」
    我点点头。「那我也是十点半才来洗喔!」
    她顽皮的笑一下:「我再帮你洗⋯⋯嘻嘻⋯⋯你的⋯⋯大懒教。」
    「那我也要帮妳洗⋯⋯小妹妹喔!」
    我也对她笑了。俩人互道晚安,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屋里去睡觉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你撸吧_千百撸-众里寻她千百撸_草榴激活码_我要撸管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