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月大陆 第二集 帝都篇  第一章 初回帝都

    时间:2018-09-23 接到法斯特皇帝的旨意,叶天龙本想只带着玉珠回到了帝都艾司尼亚,但于凤舞坚决不肯,连柳琴儿也吵着一定要跟来,在于大美人的娇嗔软语下,叶天龙只好乖乖就範。结果他身边就有了一大批人马随行,都是于凤舞精选出来的金凤卫,带队的就是金凤卫的队长柳琴儿。
      将行两天,叶天龙便尝尽了众女环绕的滋味,他简直就是一跤跌到众香国一般。不但是玉珠和柳琴儿对他百依百顺,有求必应,就连于凤舞的帐下八卫也是任其所为,让他尝尽了千般温柔,万种风情。
      于凤舞的帐下八卫都是于凤舞精心培养出来的贴身女侍,个个年轻貌美,身手不凡。将于凤舞视为天人,发誓要追随她一辈子的八卫对这位未来的姑爷自然是竭力服侍,唯恐不周。
      这一路上,叶天龙真可说是胡天胡地,乐不思行,只愿常住温柔乡。常常兴致一来,便扎下营来,和众女荒唐一番,尤其是柳琴儿和玉珠被他弄得整日慵懒不堪,连骑马的气力都没有了,整天待在车上,而叶天龙则是意气风发,精神抖擞地骑马跑前跑后。
      有时连八卫也奇怪她们的小姐是不是找错郎君了,这个姑爷简直不是人,但一想到他在自己身上的放肆作为,带给自己的无上快美,又难免心中一甜,不,应该说他是超人才对。
      就这样,原本半个月的路途,叶天龙他们足足走了一个月。快到帝都了,叶天龙才稍稍收敛一些,按照正常的日程,昼行夜宿。
      这时玉珠和柳琴儿才鬆了口气,但又怀念路上的时光,她们也真是矛盾,既想得到叶天龙的宠爱,又怕被他弄得死去活来,爬不起床,这传出去不知多羞人。她们也觉得叶天龙越来越厉害了,她们和帐下八卫全都投降了,他还是精力充沛的样子。
      再快乐的旅途也有尽头,叶天龙他们终于到了帝都艾司尼亚。
      法斯特的帝都艾司尼亚是风月大陆上有数的大城,方圆近八十里,人口二百多万,在它的四周还建有四座卫城,分别守护着艾司尼亚的四个城门,每个卫城中驻扎着两万精锐的城卫军,据说在艾司尼亚建成之后,从来没有被攻克过,号称「不落的坚城」。
      叶天龙他们通过长长的卫城,到了帝都的北门,宽阔的城门大道足以容纳十几骑并行。路上车水马龙,川流不息,一派繁荣昌盛。此时法斯特的国力达到了顶峰,大陆上的各国均对此羡慕不已。
      站岗的城卫见叶天龙他们鲜衣怒马,人人都挈带武器,忙上前示意要他们停下来接受检查。走在前面的八卫中的老大大凤便下马向他们出示证件,告诉他们是外出军人奉命回都。
      那个小队长上下打量着大凤被紧身战衣包裹得曲线毕露的惹火身材,然后望着她的俏脸,涎着脸道:「好漂亮的女人,你也会舞剑挥刀吗?」说着,还伸手去要动她挂在纤腰的宝剑,「你的剑不是假的吧?」
      大凤不悦地退了一步,轻巧地避开了他意图不轨的手,娇叱道:「你放尊重一点!」
      「喝,还挺灵活的吗,看来是有两下子。我喜欢!」那个队长邪笑一声,突然将脸一扳,「你不知道到了帝都城门要下马慢行的吗?」
      大凤一愣,不禁奇道:「这是什么时候的法令?」
      「去年就发布了,你不知道?」
      「那他们为什么可以?」大凤指了指从旁边骑马疾驰而过的一队人马。
      「他们是有爵位的贵族的队伍。」队长不耐烦地说道:「我怀疑你们有问题,要好好检查检查!」说话间,几个城卫兵便围了上来。
      在一旁冷眼相看的叶天龙不由火起,正要策马上前。原本在车内的柳琴儿已经将车门打开,甩出一件披风,「大妹,穿上它,」然后从车上下来,走到卫兵跟前,娇叱道:「你们这些瞎了狗眼的家伙!这么无法无天!」
      队长正待发火,一边的一个卫兵拉了拉他的衣服,悄声说道:「队长,快看她们的披风!」队长定睛一看,只见一身绿色劲装的柳琴儿身披着大红的披风,披风的领口上绣着一头金色的飞凤,这时大凤也将披风穿上了,同样是一头金色的飞凤展翅欲飞。
      「她们是……?」队长沉吟问着。一个年纪较大的卫兵颤声道:「她们是凤舞军团的金凤卫!」
      「什么?……」队长大吃一惊,整个人软了一下。于凤舞的金凤卫举世闻名,绝非他们这些小兵能惹得起,搞不好被她们杀了都没地方叫屈。原本就赫赫有名的于凤舞现在更是炙手可热,天风一战让她的名头响遍大地,隐隐有法斯特军第一人之势。而她对自己的金凤卫的爱护是人尽皆知的,以前在帝都时,就有人开玩笑地说,得罪了金凤卫就等于得罪了飞凤将军。
      这时闻讯赶来的城卫军越来越多,连过往的行人也都驻足而立,一看究竟。
      一个城卫军千骑认出了柳琴儿,上前打招呼道:「这不是柳队长吗?怎么您回来啦,难道飞凤将军回京了?」
      发觉自己闯了大祸的队长更加心惊肉跳了,如果飞凤将军也在那车里,那他是十个脑袋也不够砍了。吓得面无人色的他结结巴巴地说道:「请……大人……原……谅……」
      柳琴儿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了他的话,转身望着那个千骑道:「你是……」
      千骑施礼道:「在下甘宗明,在于将军的府上见过柳队长。」原本他也不用对柳琴儿这么客气的,因为他们的官阶是一样的,但他深知柳琴儿和于凤舞就像是一个人一样,连他的上司也对她礼敬三分,是以他对柳琴儿十分恭敬。
      甘宗明往后面的豪华马车看了看,问道:「飞凤将军也在吗?她怎么不骑她的爱马飞云了。」因为人人都知道柳琴儿和于凤舞是形影不离的好姐妹,有柳琴儿的地方一定就有于凤舞。
      柳琴儿俏脸一红,这叫她如何说呢,说自己是跟着叶天龙来的。这时她才想起自己太过孟浪了,抢着出头,而将叶天龙忘在一边了。心中一惊,一时无暇顾及回答,她扭头不安地望着仍高踞马上的叶天龙,美目中满是歉意。
      叶天龙笑了笑,策马来到那个队长跟前。柳琴儿和大凤自动将路让开了。甘宗明奇怪地望着这个气势不凡的男人,能让柳琴儿低头的男人可不简单哪!
      在那个惴惴不安的队长面前带住马,叶天龙翻身下来,走到他的跟前,甩手给了他两个嘴巴,道:「这是对你滥用职权的惩罚!」然后转头对甘宗明道:「千骑大人,我们可以走了吗?」
      甘宗明被他气势所迫,不由点头道:「你们随时可以走。」
      「谢谢!」叶天龙回头望着众金凤卫大声道:「全都下马慢行。既然是帝国的法令,我们都要遵守!」众金凤卫娇声应道,纷纷下马跟着昂然离开的叶天龙向前行去。大凤见状连忙赶上前去,在叶天龙的身边引路。柳琴儿往甘宗明歉然一笑,也连忙跟了上去。留下了发愣的甘宗明和城卫军,还有议论纷纷的行人。
      ※ ※ ※
      离发生事件不远处的城楼上有一个城卫指挥所,里面的两个男人静静地看完下面的这场戏,然后默然对视了一眼。
      「如何?」一个身形削瘦的男人坐到铺着皮垫的大椅子上。
      「这……很难说。」被问到的那个男人低头把玩着手里的军扇,「他让我感觉不出真切的实质,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」
      「怎么会这样?」消瘦男人的眼睛中闪过骇人的厉芒,在昏暗的房间中如同划过黑夜的冷电,「看来这个男人是个很有趣的对手,居然连你也无法看透。」
      「也许和他多接触几下,就可以知道了。」
      玩扇子的男人迟疑了一下,又说道,「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一个没有头脑的大白癡,就是一个城府极深的老狐狸!」
      「哦,为什么这么说呢?」消瘦的男人颇感兴趣的望着依然站着的持扇男人。
      「如果是你遇到这样的情况,你会怎么做?」持扇男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淡淡的看了消瘦男子一眼。
      「这个吗,我绝不会饶过那个家伙!」
      「对了,」持扇男子用扇子敲了一下自己的手心,「如果是我,则会不和这些下人一般见识,昂然进城,因为已经是战争的英雄!而这个男人却作出了这般的举动……」
      消瘦的男人沉吟了一下,「是啊,他这样做是有点奇怪!」
      「如果他的做法都是这样出人意料,那么就绝非一般的人。」持扇子的男人眉头微锁,「我最不喜欢和不按规矩出牌的人玩牌了。」
      「算了,等他们安顿下来,我们上门拜访一下吧!」
      「也好!」男人打开了手中的军扇,白色的扇面上赫然画着三个骷髅头。
      这个时候城楼下面围观的人群已经渐渐散去,其中也有两个男人谈着同样的话题,只是结论不同。
      一个额头高广、白面无鬚的中年男人对身边的壮汉下着这样的结论:「这个男人很不简单,如果被他的外表所迷惑而轻视他,将会吃到苦头的。」
      他那个壮硕的同伴却根本不同意这个观点,他只是冷冷的说道:「一个好色之徒而已。看他带着这么多的女人招摇过市,就知道他的本性。」
      「不,你错了,他能直指问题的中心,就说明他是个可怕的男人!」
      中年人看自己的同伴并不理会,轻歎了口气,不再说了。
      「算了,我们反正听殿下的,不用为这些问题操心了。」壮汉拍了拍同伴的肩膀,「走,还是去喝一杯吧!我请客,去暗香阁!」
      ※ ※ ※
      叶天龙到军部报到后得到通知,陛下将在明日下午接见他。和军部的人彼此客套了一番,他赶快离开了这个贵族习气极其浓厚,讲究繁文缛节的地方。
      由于叶天龙在帝都没有居所,他们便住到于凤舞的飞凤府。这个飞凤府是于凤舞当初刚任飞凤将军时所建的,后来于凤舞一直带兵在外,这座府第根本没人居住,只有几个下人负责平日打扫清理,保持府第的乾净整洁。所以叶天龙他们倒没费多大力气就安顿下来了,平日冷清毫无生气的房屋因他们这么多人的入住而显得热闹起来。
      梳洗完毕,叶天龙来到大厅,早已等候的柳琴儿和玉珠忙起身相迎。柳琴儿眼含一丝歉意,望着叶天龙说道:「天龙,刚才在城门口我不该……」
      叶天龙一把将她柔软的娇躯抱入怀中,打断了她的话,「小傻瓜,你和我还分彼此吗?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!」
      玉珠也在一旁喜滋滋地抱住叶天龙的手臂,说道:「琴姐,我早就说过公子不会怪你的。」
      柳琴儿抬头献上一个深深的香吻,秀目满蕴爱意,高兴地说道:「我就知道天龙最好了。」
      玉珠在一边接道:「那刚才是谁在这里吓得惶惶不安的。」她的夸大其词羞得柳琴儿满脸通红,将一颗螓首埋入叶天龙的怀里,娇躯一阵扭动。
      「不来啦,天龙啊!珠妹她竟取笑我!」
      叶天龙摩拳擦掌道:「好的,待我将她抓住惩戒一番!」说罢,一只手拉过玉珠,大嘴一张,封住她的樱桃小嘴一阵猛吻,吻得玉珠浑身发软。
      感到玉珠紧贴着自己的柔软娇躯变得火热,一路上早已熟悉这感觉的柳琴儿抬起头来。果然不出所料,火辣辣的香艳情景正在自己的身边上演。叶天龙的大手在玉珠的娇躯上搓揉抚摸,让她娇柔的身体越发地无力,软软的倚在他的身上。
      柳琴儿抱住叶天龙的虎腰,道:「天龙啊!我不依啦!这样的惩罚我也要!」这段时间的荒唐让玉珠和柳琴儿两人有了很好的默契,玉珠马上将叶天龙的嘴让给了柳琴儿,自己走到叶天龙的背后,从后面贴着他,用自己娇嫩的双峰挤压着他的宽背,双手则紧紧搂住他的腰。柳琴儿一边和叶天龙热烈地深吻着,同时用自己饱满柔软的酥胸厮磨着他的胸膛。受到前后夹攻的叶天龙享受这无尽的温柔滋味,双手则不停地在两女凹凸玲珑的娇躯上摸索着。三人心中的慾火渐渐攀升。
      感到怀中柳琴儿那如蛇般扭动的火热娇躯传来的热力,叶天龙再也忍不住了,一把抱起绵软无力的柳琴儿,就往后面的内堂行去。
      「公子,城卫军西督杰夫特前来拜访!」一个金凤卫匆匆进来稟报。
      一见厅中的香艳之景,她的一张俏脸顿时飞红,但一路来早已见惯了,除了害羞外,她们倒也没别的不适了。
      叶天龙悻悻地停下脚步,埋怨道:「该死的家伙,来干什么?」
      「来得好快啊!」柳琴儿从他的怀中挣扎下来,粉脸红红的,给他一个热吻,娇声道:「天龙,他是帝都掌握实权的人物,你可要见见他啊!」
      叶天龙不满道:「我又不认识他,有什么好见的?」
      柳琴儿娇嗔道:「你现在可是名人啊!」说着柔荑轻推他的虎躯,「来,我陪你去。杰夫特是左宰的亲信,负责帝都西区的安全,有必要和他相识的。」
      叶天龙没法,只得和柳琴儿到前厅去会见那个杀风景的家伙。出去的时候,叶天龙还不忘在玉珠身上摸了一把,道:「你先去逛逛吧!待会儿你就没时间了。」玉珠俏脸生春,飞了他一个娇媚的眼神,才袅袅婷婷地进了内堂。
      一踏进厅堂,叶天龙就感到杰夫特是个不好对付的男人,消瘦的脸庞上一双冷电森森的鹰目,给人心寒的感觉。
      看到柳琴儿陪着叶天龙出来,杰夫特站起身来,满脸堆笑地说道:「柳姑娘,这位便是叶天龙叶千骑吧?」
      柳琴儿点头道:「西督大人,好久不见了!」
      在柳琴儿的引见下,叶天龙和杰夫特热情地相谈起来。
      客套话毕,杰夫特就满怀歉意地望着叶天龙说道:「实在不好意思,我手下那些不开眼的笨蛋居然将叶千骑和柳姑娘的人得罪了,还望两位见谅!」
      叶天龙满不在乎地挥手道:「西督大人这可见外了,叫我天龙就行了。至于那件事嘛,」他凑过身去,轻声道:「美色当前,哪个男人不动心呢?啊,哈哈!」
      在一旁的柳琴儿白了他个俏眼。
      杰夫特高兴地说道:「天龙真是个豪爽之人!好,那你也不用叫我什么大人了,显得咱们生疏!没说的,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,改日我请你好好喝一杯!」
      叶天龙忙道:「西督,您客气了!」
      陪同杰夫特来的一个军师型的武将轻挥手中的军扇,接道:「暗香阁是帝都最好的地方,大人,我看不如请叶千骑到那儿喝酒。」
      杰夫特忙道:「对,对!我看就明天吧!今天天龙也累了,就早点休息。明日待我领天龙去看看我们艾司尼亚的第一美女。」
      一听这,叶天龙一下子来劲了,他双眼放光地说道:「哦,艾司尼亚的第一美女,谁啊?真有这么漂亮吗?」
      「呵呵!自然是长得羞花闭月,沉鱼落雁了。」
      「对,对,她还是红牌清倌呢,说不定千骑大人还有机会将她弄上手呢!」
      几个男人便十分熟悉地谈论起风花雪月的事来,直听得柳琴儿柳眉频蹙,杏眼圆睁,大发娇嗔:「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!」吓得众人为之一缩。
      杰夫特见势不妙,忙起身告辞。
      送走杰夫特后,叶天龙从身后将柳琴儿搂住,说道:「生气啦?」柳琴儿琼鼻一皱,并不答话。
      叶天龙轻啜她晶莹的耳垂,道:「亲亲,多谢你将他们赶走了!」
      柳琴儿娇嗔道:「我看你和他们谈得很开心嘛!」叶天龙的手开始不安份地在她的娇躯上摸索,轻声道:「和他们聊天那比得上和你在一起好呢?」
      柳琴儿似笑非笑的望着他,娇嗔道:「听说了帝都的第一美女,你是不是心动啦?」
      叶天龙的手探进了她的衣服,轻弄着那比花娇比粉嫩的美乳,柔声道:「什么第一美女,谁还比得上我亲亲的小琴儿?」亲暱的情话听得柳琴儿娇躯发软。
      将那双在她酥胸嫩蕾上蠢动的手压在柔滑的乳峰上,柳琴儿抬头道:「天龙啊!我并不是怪你,只是他们是左宰的人,你要小心点哪!现在左宰和三殿下正在明争暗斗。他们是想拉拢你的。」
      「吓死我了。」叶天龙道;「还以为你生气了呢!」
      柳琴儿小嘴一撅,说道:「你在乎我生气吗?」
      「你这小乖乖,我不在乎你还在乎谁?怀疑我对你的爱,看我怎么收拾你!」叶天龙将柳琴儿拦腰抱起,大步走向后堂。
      柳琴儿双手搂住叶天龙的脖子,腻声道:「那就随你了!」
      「这可是你说的,待会不要求饶啊!」叶天龙故意恶狠狠地说道。
      三步两步到了后进,叶天龙对迎面走来,八卫之一的三凤道:「你们準备好晚上别睡觉,当你琴姐的救兵吧!」说着进了房间,双手一阵活动,熟练快速地将柳琴儿的衣裳脱掉。
      片刻之后,房间里便是春意盎然,柳琴儿那蕩人心魄的呻吟声不绝于耳。
      终于在极度的欢畅下,柳琴儿的神魂飞散,几近昏迷。
      叶天龙乃是欢场悍将,见状不慌不忙,将脸凑到柳琴儿的粉脸上,一口元阳之气布下,柳琴儿幽幽转醒,睁开惺忪的星眸望着叶天龙道:「哥,可把我弄死了。」
      叶天龙长笑一声,柔声说道:「小乖乖,你还要不要?」
      柳琴儿忙道:「不行不行,待我歇息一下!」然后扬声道:「门外哪位姐妹,进来吧!」
      房门开处,金凤八卫中的大姐大凤玉脸通红地闪身进来。叶天龙从柳琴儿的娇躯下来,一把抱住大凤柔软的身体,说道:「三凤都通知你们了吗?来了几个?」
      大凤媚眼流波,腻声道:「知道了少爷的厉害,姐妹们都来啦!」
      「哈!你们想吃了我啊!」叶天龙爽心地怪叫道。
      大凤绵软的纤手捏了天龙一下,妖媚地说道:「少爷这东西这么厉害,还望少爷手下留情,待会杀得我们起不了床,可就没人来服侍您了!」叶天龙大乐,一种征服美女的满足感油然而生。
      刚开始和叶天龙上床时,飞凤八卫还扭扭捏捏,半推半就,不胜娇羞。几番风雨下来,尝到了欢爱的甜头,那欲仙欲死的感觉让她们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男人,和他在一起时,什么样的话也说得出来了。
      「你这迷死人的小乖乖,」叶天龙凑上大嘴,对準大凤的香唇一阵猛吸。大凤早已软倒在他的怀里,鼻息吁吁的和他缠绵起来。
      此时八凤中的其他几个也相继进来,个个是春意满娇靥,俏目含秋波。她们每个人的心中都知道,不消说的,接下来就是让她们心神迷醉的快乐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你撸吧_千百撸-众里寻她千百撸_草榴激活码_我要撸管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