脱衣麻将

    时间:2018-01-14 上学时我和当时的女友同居,两人一起在外面合租,因为房间空间够大,后来莫名奇妙的变成同学间打麻将的场地。
    故事是发生在大三的一个寒假里。那时女友已经先回去老家了,所以宿舍只剩下我一个人。某一天晚上,固定的牌咖--小卉来到我的住处。先说一下小卉的条件:
    小卉长得一张瓜子脸,皮肤还算白,大大的眼睛,嘴唇上薄下厚,基本上算是正妹,身高165,身材有点肉但还算标準,重点是她胸前的奶跟山一样(后来得知是36F!),平时上课又喜欢穿低胸的上衣,不知道是她故意还是内衣太旧,三不五无就看到她的大奶上下晃动,班上的男同学每个看得老二都硬一整天,因此我们偷偷给小卉一个外号叫做「乳牛」。
    话说到小卉有天来到我的住处。
    小卉:「喂!小武,寒假好无聊,要不要打麻将啊?」我:「靠腰,现在去哪生牌咖啊!」小卉:「不管啦,你赶快去想办法生人出来。」我:「大小姐(心中OS:大乳牛),拜托!现在是什么时候,大家都回去了啦!」因为我念的学校有点偏僻,所以蛮多都是外地来念书的学生。
    这时小卉嘟着嘴唇想了一想说:「不然这样好了,你要是找的到人的话,我就让你摸我的胸部如何?反正平时上课你也老是盯着我的胸部看。」此时,小卉边说还边用手挤高自己的大奶,胸口的乳沟看来深不见底啊!
    我:「靠!哪有一直看你的胸部。而且要是摸了,被你告状到小薇(我的女友)那边去,我不就完了?好啦好啦,既然你这么有心,我就帮你想想办法。」虽然我嘴巴这样讲,其实小弟弟也不争气的硬了起来。但心中正想着要去哪里生人出来?平常会打的牌咖大多都回老家了,剩下在地的同学都不太会玩,临时要他们来打也不太可能。
    后来灵光一闪,我:「喂!我说小卉,你既然这么有心,那牺牲一点色相如何?」小卉:「怎么个牺牲法?」此时小卉看起来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。
    我:「因为平常会打牌的同学都不在学校了,只剩下一些不太会玩的同学,你要是肯不穿胸罩打牌的话,或许可以骗到一些猪哥来打麻将。」说完,小卉笑着说:「呵呵,眼前就有一只猪哥了,也不差再多两只。」我:「靠!我可是正人君子,心中只有小薇而已。」小卉笑着说:「少来,我还不知道你们男生的猪哥个性吗?」说完,小卉马上脱下自己的毛衣,露出那巨大雪白的乳房。两个雪白的乳房被黑色蕾丝内衣包护着,重点是内衣的肩带故意调得有点松,让整个大奶可以随步伐摆动。接着小卉马上解开背后内衣的扣环,一瞬间,内衣落在地上,小卉两个雪白的F罩杯大奶就露在我的眼前,大奶中间的乳晕看起来不大也不小,乳晕的边缘清晰可辨,顔色不会太深,带一点粉嫩的感觉。
    就在我看得目不转睛的时候,小卉也快速地穿上原本的毛衣,乳头的激凸清晰可见。
    接着小卉笑着说:「好了,刚刚也给你奖赏了,你赶快去找人来吧!」我有点反应不过来的说:「呃、呃,好、好,马上找。」于是小卉把她的黑色内衣收进自己的LV包包里,然后坐在电脑椅上看她的电视。看到小卉乾净俐落的动作,真不知道她私底下到底是怎么生活的?不过为了接下来的眼福,还是赶快找牌咖来打牌。
    首先打给大宅同学--小A。
    我:「喂!小A,你现在在干嘛啊?」小A:「还能干嘛,不就是打《三国》。」我:「你现在有没有空?要不要来我这边打麻将?」小A:「靠!你们那边都是老手在玩的,想要赢我的钱喔?」我:「不是啦,是好康的才跟你讲。刚刚乳牛来我家说要打牌,可是找不到咖。」小A:「喔!然后咧,甘我屁事喔?」我:「重点是今天乳牛不知道是不是神经少一条,居然没有穿胸罩就来我家了,而且还是照样穿低胸的衣服,不小心可以看到那神秘的小红点喔!」小A:「干!真的假的?」小A长得矮矮胖胖的,脸上也长满青春痘,平时就是熬夜打电脑跟看漫画。去学校上课常常盯着小卉,老是被小卉甩眼色看。
    我:「当然是真的,可能是天气冷,衣服不容易乾吧!」小A:「那你们打多大啊?太大我可玩不起啊!」看来小A已经动摇了。
    我:「不知道耶!大概30∕10吧,你先过来就是了。」小A:「喔,好,那我马上过去。」这时候我忽然灵光一闪说:「你过来的时候买一瓶伏特加跟频果西打,还有一些零食。」小A:「干!还要我出钱买零食喔?」我:「靠!乳牛的大奶你想不想看?不然我去找别人。」小A:「好啦好啦,马上过去了,不要骗我捏!」就这样,成功拐到一个牌咖。接着依法炮制,诱拐到另一个小宅同学--黑皮。电话打完,我也跟着小卉一起看电视,等上面两个牌咖的到来。
    看完一小段电视片段,小A和黑皮都带着酒跟零食过来了。小卉从椅子上起来回头看了那两个人,小声的跟我说:「你找的猪哥还不是普通的大啊!」我小声的回:「不然这时候你要找谁啦?我知道你不太喜欢他们,所以我有叫他们带你最爱喝的酒跟一些下酒菜啊!」小卉:「哼哼,算你识相!」接者小卉就跟小A和黑皮点个头表示打个招呼。小卉点头的动作也连带着她的大奶上下颤动,我从旁边看都快受不了了,小A和黑皮就更不用了说,只会在那边傻笑。
    接着我们来到了麻将桌旁,我讲解了一下基本规则,然后打的大小是30∕10。
    小卉一听皱眉说:「30∕10也太小了吧?好歹也50∕20吧!」我赶快打圆场道:「他们两个人也不太会玩,30∕10就好了,打欢乐的嘛!」小卉听完,一脸不甘心的坐在椅子上,然后大家抓好位马上洗麻将开打。位子依序是东:小卉,南:我,西:小A,北:黑皮。
    小卉抓了东又刚好起庄,小卉:「嘿嘿,东风又起庄,看来我今天的运气不错。」我和其他两人只有一起陪笑说:「是啊!是啊!」这一雀,坐在小卉对家的小A大概是最爽的,不论是小卉拿牌、打牌,都会看到小卉那巨大丰满的大奶在晃动,尤其毛衣外清晰的激凸,更是随着小卉的动作上下摆动。
    黑皮除了摸牌、打牌外,几乎偷偷都盯着小卉的胸部看,似乎想要一窥毛衣内的小红点。因此小A和黑皮打得有点(是完全吧)心不在焉,一直狂放枪给小卉。我的话就还好,虽然小薇的胸部没小卉的大,但好歹我也见识过真正的女人的身体,还算是有点抵抗力,不像小A跟黑皮没经验,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。
    打完上半雀,小A和黑皮大概输了约四、五百块了吧,钱几乎都是小卉赢走的。因为小A和黑皮一直放枪,黑皮又不会盯下家,导致小卉很快就听牌,但因为他们狂放枪,小卉除了偶而自摸,大部份都是到他们两个人的。以这种情况,我只要保持不放枪就好了,花个时间陪打兼欣赏春色也不错。
    接着打完下半雀,小A和黑皮大概各输了一千多了吧!不过,我看他们两个也输得心旷神怡,好歹也吃了一、两个小时的冰淇淋。
    接着小卉说:「嘿嘿,不好意思赢了这么多钱,那我们赶快再抓位吧!」此时小A和黑皮听了一脸惊吓的模样,小卉看到他们的神色便说:「怎么?
    打麻将都是铁二起跳的啊!别想给我跑。反正也快过年了,有压岁钱怕什么?」看来小卉牺牲了色相,想要趁好运的时候狠狠地捞他们一笔。于是大家又开始抓位,继续打第二雀,这次换小A东风兼起庄。位子依序是东:小A,南:小卉,西:我,北:黑皮。
    小A:「嘿嘿,这次换我东风兼起庄,不知道会不会改运?」小卉青了小A一眼说:「新手就不要想太多了,赶快开门过补啦!」小A听了就闭嘴乖乖的开门过补,第二雀就这样开始继续了。这一雀换黑皮坐小卉的对家,当然,跟上一雀一样,从头输到尾。但小A开始变得不一样了,大概抓到东风兼起庄,运气开始旺了起来。小卉赢的钱慢慢吐了回去,我也是尽量地避免被波及到。
    前三雀,小A有当庄家几乎都会连庄,小卉第一雀赢的几乎都吐回去了,我也大概输了几百元,黑皮就更不用说了,输了快两千了吧!小卉:「气死了!不过是新手运好而已。」小A只好傻笑带过。
    小卉:「北风这一风改成100∕30,不準跟我顶嘴!」此刻,我们三个男生都是一脸囧样。小卉牡羊座不服输的个性又爆发了,大概是她已经牺牲色相又没赢到钱,大概心里很不爽。
    说完,小卉就自己跑去拿了伏特加跟苹果西打混着喝。小卉是那种喝酒就会脸红的体质,小卉喝了几口,脸上开始慢慢地变红。就这样,接着打完最后的北风圈。这一风依旧,小A又狂自摸兼连庄,尤其是小A连五的时候,小卉放了一把大把的枪给小A,这时候小卉反而输了快两千了。
    当小A连六被我胡了,小卉一脸不爽的看着我说:「你这家伙,居然敢抢我的庄!」我只好苦笑的说:「不然小A这么旺,不赶快到怎么行?」小卉听了,很生气的喝完第一瓶的伏特加。接着又拿第二瓶来喝。
    就这样打完了第二雀,小卉还是输了快二千块。此时我们三个男生看着小卉接下来要如何做?是不玩了?还是要上诉?
    这时候,小卉说出惊人的话:「妈的!老娘豁出去了,二千块抵一件衣物,我现在有上衣、牛仔裤、内裤,总共可以抵六千,怎样?让你们赚到了。」小卉说完,又喝了一大口酒。
    看来小卉已经开始醉了。听完小卉的话,我们三个男生互相看着对方,小A跟黑皮一脸睁大眼睛,口水快流下来的样子。
    小卉说完话,马上脱下牛仔裤跟小A说:「二千块的筹码来拿。」此时小A小声接着说:「我……我……我可以选择你先脱哪件吗?」小卉听了勃然大怒:「靠!你以为老娘的衣服,随便的人都可以脱啊?」看到河东狮发威,小A哪敢再说什么屁话,赶快拿了筹码给小卉。
    此时的小卉穿的内裤也是黑色蕾丝,看来是跟胸罩是同一套的。蕾丝有点透明的特性,可以隐约的看到小卉两腿之间的黑森林,似乎有几根阴毛透过缝隙露了出来。
    再看到小卉的双腿,整个苗条有致,加上小卉皮肤又白,真是一双销魂的玉腿。虽然小卉不算纸片人,但腿部应该有在保养按摩。
    此时,小A跟黑皮已经看得有点呆住了。他们大概也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女生只穿内裤的样子。平常在学校只能偷偷的看小卉,应该没有想到今天可以看到小卉那雪白的玉腿吧!
    这时候小卉看着发呆的我们,忽然大声的说:「你们三个猪哥,还在发什么呆?赶快重新抓位了啦!」于是我们三个男生才回过神来,赶紧重新抓位。很幸运的这次换我拿到东风兼起庄,小卉看了就一脸大便样。我也不敢多说什么,赶快开门过补,继续打第三雀。
    小卉大概是人算不如天算,第三雀也是哀运连连。东风打完,居然又把那两千的筹码输得快光了,而赢钱的几乎都是我。
    其实我已经发现小卉开始有点心浮气燥了,打麻将最重要的就是心要稳。加上小卉也喝了不少酒,思考应该没有那么清晰,有时候看她吃碰乱喊,急着想赢钱,反而胡乱沖胡乱放枪。会输得这么惨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    小卉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说:「靠!有没有这么扯啊?」此时小卉顿了一顿,似乎在想什么事情。忽然间,小卉站了起来,把毛衣给脱了,转过头来跟我说:「死小武!二千块筹码拿来!」此时小卉那丰满的大奶挺立在我的眼前,我的小弟弟也挺立在我的裤裆里。
    眼前的雪白大奶,因为小卉喝了酒,白里透红的样子,令人想要狠狠地抓起来蹂躏几下。深肤色带点粉的乳头,上面的小凸粒清晰可见,几乎还可以算一算有几颗。要形容F罩杯的大小,体积大概比500㏄的利乐包饮料要大上一圈吧!真是他妈的一手无法掌握的巨乳,我看要两只手掌才能完全包覆住吧?
    就我正在幻想蹂躏小卉的巨乳的时候,「喂!」小卉忽然喊了一声,「你是要看到什么时候啊?筹码赶快拿给我啦!」小卉接着说。
    我失神的赶快拿二千块的筹码给她,一边盯着她的大奶。
    「哼!便宜你们这些猪哥了,想不到今天会背成这样,亏我还自称是麻将天后。」小卉边说边坐回椅子上。
    当然,小卉坐回椅子上,胸前的巨乳还是不停地上下晃动。坐在小卉对家的黑皮,大概已经看到失神了吧!小A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卉的巨乳。
    小卉看了看他们两个,忽然把她的巨乳放到麻将桌的边缘上,瞬间麻将桌明显地往她那边倾斜,边喊着:「你们几个没看过F罩杯的乳房是不是?你们A片也看到腻了吧,不要一副给我装清纯的样子!」小A小声的回:「A片看了不少,还没看过真的。」「哦,是吗?我看你还想要摸看看吧!要不要顺便捏几下啊?」小卉一脸大便样的说。
    小A和黑皮听了吞了一吞口水。
    小卉看了马上回说:「干!我随便讲讲,你们还当真啊?」看来小卉已经真的怒火攻心了,髒话频频出口。
    我小声的说:「小卉,你这样子麻将桌会斜斜的,你可以不要把胸部放上去吗?」小卉瞄了我一眼:「怎么,你有意见啊?老娘胸部太大,肩膀会酸,不能靠一下是吧?」听完,我们三个男生只好一脸囧样。还好小卉这种姿势也不太好打牌,没多久就正姿坐好,继续打接下来的南风圈。
    大概是小卉想要转气,每次丢牌的时候,都会大力的往桌上放,发出不小的响声。本来这种动作会让人觉得很没有牌品,一副输不起的样子,不过念在小卉每打一张牌,她的巨乳也跟着跳舞,看得我们三个男生血脉贲张,老二硬梆梆。
    打完南风,小卉的钱又再输光了,看来小卉今天真是背到爆。小卉望了望她手上的牌,一脸不甘心的样子。在小卉思考的时候,黑皮一下高兴一下忧心的样子,于是我就问黑皮怎么了?
    黑皮小声的跟我说:「小武,虽然看到乳牛的巨乳很爽,我钱也输得很爽,但这些钱都是我接下来的生活费耶!」的确,除了小卉,黑皮也输得很惨,但是为了眼前的美景,说什么也要继续玩下去。
    我小声的对黑皮说:「你输的钱打完再还你,现在重要的是要让乳牛输到脱光光。」小黑听了就比较放心了,接着说:「干!果然是好兄弟,这种好康的真是可遇不可求。」这时候我回过头来看看小卉,她似乎也作了决定。
    小卉:「干!脱了也不会少一块肉,我就不信我这么背!」于是小卉坐在椅子上慢慢地脱下她的内裤,看得我们三个男生心里超痒,很想要把头往桌子底下瞧,可是又怕小卉会缩手或是发飙,只好乖乖的看小卉脱完内裤。
    接着小卉把黑色蕾丝内裤往牌桌上丢,转头跟我说:「臭小子,把筹码拿过来!」见状,我当然赶快把筹码献上,免得小卉中途反悔。桌上的内裤我也赶快拿给小卉,小卉一脸不屑的样子瞪了我一眼,她大概没想到今天自己会输得这么惨吧!
    就这样一直打完第三雀,小卉推了眼前的麻将,喊了一声:「有没有这么背啊?」小卉输给小A快二千,输给我快三千,黑皮也是输给我跟小A。如果再加上她用衣服换的筹码,那她今天一共输了一万左右。只能说,人不能太贪心啊!
    小卉坐在椅子上看了看我们三个男生,对黑皮说:「你今天也看得够本了,你先走吧,我跟他们两个的帐我们自己会算。」黑皮看了一看我们两个,我打暗号表示乖乖听小卉的话,于是黑皮只好一脸看不到好戏的表情,悻悻然地穿起外套走出我的房门。因此黑皮还是无缘一窥小卉的索伦眼。
    等黑皮离开,小卉对小A说:「老娘现在没钱,但老娘也不想欠麻将钱,听说会带赛,这样吧,我帮你吹一次喇叭抵这二千块的钱,如何?」小A这时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,小卉看了便说:「反正你又没输到钱,帮你吹喇叭就当作是你赚到的吧,不要嫌了。」小卉说完,似乎不给小A反悔的机会,马上站起来跪在小A的面前,开始把小A的老二从牛仔裤里掏出来。小卉站起来的一瞬间,我和小A都看到小卉那粉嫩的大阴唇,小卉厚实的大阴唇把淫穴口挤成漂亮的一线天,我想如果能够插进去她的淫穴里,应该会爽翻天吧!这时候小卉手法纯熟地把小A的老二掏出来,小卉看到小A硬梆梆的阴茎,笑着说:「呵呵,我看你也硬了很久了吧,应该快喷出来了吧?」小卉不愧是有经验的玩咖,把我们三人玩得死死的。
    接着小卉用手握住小A的阴茎,快速地上下撸动,同时小卉吐了一些口水在小A的阴茎上,然后用她的樱桃小口吸了上去。看到小卉吸得两颊内陷,应该把阴茎吸得紧紧的。看小A一脸爽到不行的表情,害我也心头痒痒,超想要从后面硬上小卉。
    这时候,小卉吸了一会儿,眼神淫蕩的跟小A说:「主人!你觉得小贱货吸得你爽不爽啊?」听到小卉变得如此淫蕩,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,看来小卉挺会满足男人征服的欲望。
    小A闭着眼睛说:「干!想不到你是这种贱货,早知道就找人操死你!」小卉听完忽然对我微微的淫笑,顿时让我觉得,上了贼船的不是小卉,是我们三个无知的清纯少年啊!付出的代价是我们宝贵的精子!囧rz……接着小卉正费劲地用嘴帮小A吹喇叭,小A的双手也大胆地去抓住小卉的那对巨乳,小A一下猛捏小卉的巨乳,一下又用手指玩弄小卉的乳头,一边说:「干!想不到你这对淫乳这么好摸,又白又滑,怎么捏都顺手!」小卉被她眼前的猪哥上下其手似乎有了反应,呼吸的声音越来越大声,脸颊也越来越红。
    小A继续说:「嘿嘿!你这贱货的乳头居然变硬了起来。干!女人都是一个样,被人糟蹋还是会有快感!」说完,小A忽然像是发疯了一样,双手抓住小卉的头不断地用力上下摆动,口中不时发出「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」的低吼声。跟小薇交往这么久,她就是不肯帮我口交,看小A的样子,真是令我期待被小卉吹的感觉。
    然后小A大叫一声,把囤积已久的精液全部喷在小卉的嘴里,大概是量太多了,小卉的嘴里塞不下,嘴巴稍微离开小A的阴茎,马上被小A喷得满脸都是精液。
    等到小A爆发完了,小卉淫笑着把嘴里的精液吐在她刚刚喝的酒杯里(干!我的杯子),舔了一舔嘴边的精液,笑着说:「臭小子,刚刚便宜你了,老娘可没答应让你碰我的身体啊!不过,老娘有爽到那就算了。另外,今天的事情你最好给我闭嘴,不然这杯精液可以当告你性侵的证据。」这时,小A和我听了马上老二软了一半。本来想说以后可以好好玩弄这个淫娃的,想不到现在反被将了一军。看到一个女生拿出精液,要怎么辩解都很难说服别人,于是小A赶快收拾东西,出门回家去了。
    最后,房间只剩下我和小卉两人。
    小卉淫笑着说:「小武哥,接下来换你罗,把裤子脱下来吧!」看着小卉淫蕩的表情,老二又不争气地勃硬了起来。可是想到刚刚小卉的放话,让我心里有不小的不安。
    小卉看出我的不安说:「呵呵,放心啦!只要你不白目,没人会知道的。」说完,小卉也不等我回答,走过来跪在我的面前,很顺手地把我的运动裤和内裤一起脱掉,我的老二也挺立地出现在小卉的面前。小卉看到后,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。
    小卉说:「呵呵,跟听说的一样大,小武老爷的阴茎长度果然有25公分,又硬又粗,怪不得小薇会受不了。」我听了便说:「啥!小薇有跟你讨论我们做爱的事情喔?」小卉:「呵呵,当然的啊!我是她的好姐妹,当然会跟我讲。」说完,小卉便开始用她的嘴口帮我口交。看来小卉似乎不能一口将我的老二整个含进去,轻易地,我的龟头很快顶住小卉的喉咙深处,此时小卉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痛苦。
    小卉边含边讲:「唔,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大支的老二了,嘴巴有点酸。」因为小卉吸得不是很顺手,忽然一发狠,想说老子也硬了这么久,你这贱货还吸得这么不乾脆,于是双手抓住小卉的头,用力快速地上下摆动。就这样小卉被我上下摇了数十下,就在快要射精的时候,小卉一脸痛苦的表情把我推开,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哽咽着说:「你的太长了,顶到我的喉咙很难过。」看到小卉的表情,也就心软了下来,摸摸她的头。
    小卉喘了几口气后,用淫蕩的表情跟我说:「没关系,小贱货还有下面的淫穴可以满足老爷您。」这时小卉已经自己趴在麻将桌上,大腿站得开开的,屁股翘高,双手伸到屁股后面,把两片厚实的大阴唇扒开,露出粉嫩的小阴唇和阴道,小阴唇前端的阴蒂也肿得跟黄豆一样大,阴道内早就已经布满了淫水,因为小卉把自己的大阴唇扒开,淫水开始往外流出来。
    大阴唇上的阴毛不多也不少,而且还向中间靠拢,有点像是庞克头一样立起来,怪不得小卉穿内裤的时候,会露出几根直立的阴毛出来。
    想到刚刚打麻将,小卉脱光光的时候,想要一窥她的淫穴,弄得心神不甯。
    想不到现在是小卉亲自用双手扒开来给我看,真是让人料想不到。
    看到这样的情况,我惊讶地说:「想不到你这贱货已经这么湿了。」小卉一脸害羞的回答:「因为……因为小贱货已经想被你干很久了,老爷赶快来逞罚小贱货吧!」听完,我双手大力地拍打小卉的屁股说:「干!你真是天生的贱货。」接着把我25公分长的阴茎狠狠地插入小卉的淫穴里,因为小卉的阴道已经湿透了,加上我阴茎上还有小卉口交的口水,一插入小卉的淫穴就马上插到底。
    于是小卉疯狂地淫叫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老爷……插得……小贱货……好爽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老爷……老爷……再大力一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心里想着:『操!你这个贱货,刚刚打麻将的时候,害我硬了这么久!』为了出一口怨气,卖力地摆动我的腰,每一下都使尽吃奶的力气,猛插小卉的淫穴。房间里除了小卉的淫叫声,还有「啪!啪!啪!」屁股撞击的声音。
    干了数分锺,「操!你这母狗的淫穴怎么这么紧?阴道壁和大阴唇紧紧吸住我的打狗棒,操!怎么这么爽啊,你的肉不但有长在那对淫奶上,看来阴道肉瘜也长了不少。」我说。
    小卉边淫叫边说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因为……小母狗……阴道肉多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以前……自慰的时候……只要一支手指……就可以……高潮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又干了数分锺,我发现小卉的脚已经开始在颤抖了。
    小卉皱着眉头,一脸淫蕩的表情向我说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贱货……现在好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贱货……现在快要受……不了了……老爷你赶快……射出来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贱货……的淫穴……快要……被刺穿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看到小卉苦苦要求的样子,于是我抓住小卉双手,腰部开始更大力快速地抽插,想要快点射精好结束这场运动。就这样,小卉的表情,已经被我干得两眼发白,嘴角也流出一些口水,混着脸上的精液,看起来真是一只欠干的发情母狗。
    小卉在我的猛烈沖击之下,已经开始神志不清的胡言乱语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贱货……感觉……快升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贱货想当……小武的……性奴隶……天天给小武干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贱货……喜欢……被视奸……尤其是被小武……视奸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每次……被小武……视奸……小贱货的淫穴……就会好痒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都会在……学校厕所……自慰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就在小卉胡言乱语之中,配合小卉阴道不断地抽搐收缩,我的老二终于爆发出滚烫的精液在小卉的体内,小卉也嘶喊着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武的……精液……好烫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武搞得……小贱货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当我拔出我的老二的时候,小卉的淫穴也喷出大量的淫水,混合着我的精液喷得地板到处都是。小卉也被我干到晕了过去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 激情综合站:你撸吧_千百撸-众里寻她千百撸_草榴激活码_我要撸管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